人气

【范增】范增简介_项羽范增

范增

人物简介   范增(公元前277年-公元前204年),秦末楚汉之际居鄛人,是项羽主要谋士,被项羽尊为“亚父”。公元前206随项羽攻入关中,劝项羽消灭刘邦势力未被采纳;后在鸿门宴上多次示意项羽杀刘邦,又使项庄舞剑,意欲借机行刺,终未获成功。后陈平计离间楚君臣关系,范增被项羽猜忌,辞官归里,途中病死。

人物生平
  七十反秦
  范增是居巢(今安徽巢湖西南)人,平时在家,好出奇计。陈胜大泽乡起义时,他年届七十。不久,项梁率会稽子弟兵渡江而西,成为反秦斗争的主力,范增前往投奔,希望在有生之年把自己的智慧贡献给反秦事业。
  范增和项梁相会于薛地。当时陈胜已被杀害,张楚大旗已倒,反秦斗争陷于低潮,项梁、刘邦等义军首领正相会于薛地,商议挽救时局的方针和策略。范增的到来适逢其时。
  范增见到项梁等将领,首先分析了陈胜所以失败的原因。他认为,秦灭六国,楚人的仇恨最深,人们至今还怀念被秦人冤死的楚怀王,因而“楚虽三户,亡秦必楚”的预言是有道理的。而陈胜失败的原因就是因为不立楚王之后而自立,不能充分利用楚国反秦的力量,导致其势不长。接着范增论证和提出了反秦的策略,他认为项梁渡江以来,楚地将领纷纷前来依附,就是因为项氏世代为楚将,人们以为他能复立楚国社稷。他建议应该顺从民众愿望,扶立楚王的后裔。项梁等人毅然接受了范增的提议,找到了在民间替人放羊的楚怀王熊槐的孙子熊心,复立为楚怀王,草创了楚国政权。
  鸿门斗智
  公元前208年,秦将章邯在定陶大破楚军,击杀项梁,紧接着渡河攻打赵国。楚怀王任命宋义为上将军,项羽为鲁公,为次将,范增为末将,出兵救赵。不久,项羽斩杀宋义,掌握军政大权。公元前206年,当时为楚国武安侯的刘邦率军攻破武关,进入关中地区。秦王子婴向刘邦投降。刘邦入关后,与秦民约法三章,并派人驻守函谷关,以防项羽楚军进关。项羽于巨鹿之战歼灭了秦军主力,向关中进发。当项羽到达函谷关后,刘邦军不准楚军入关,楚将英布等乃以武力破关直入,并推进至戏水之西。刘邦闻讯大惧,乃率其部10万人马撤出咸阳,扎营霸上,却未敢迎见项羽。当时项羽军兵力40余万人。
  刘邦手下将领左司马曹无伤派人向项羽通报,称刘邦准备自立为关中王、委任秦王子婴为丞相,并将据有咸阳城内所有珍宝。项羽得此消息后非常愤怒,准备次日晨,分四路围攻刘邦。范增也劝项羽说:“沛公居住在山东时,贪财好色。现在入关,财物丝毫不取,妇女没有一个宠幸,这表明他的志气不小。我令人望气,发现沛公呈现龙虎五彩的景象,这是天子之气。赶快攻击,不要错失良机。”
  项羽的叔父项伯得知范增的计划。由于他和刘邦的谋士张良有故,因此连夜前往刘邦军营,建议张良速逃亡,但张良决定报告刘邦。刘邦对此消息感到非常震惊,并立刻向张良请教对策。由于双方实力悬殊,张良建议刘邦透过项伯的协助,减低项羽的疑心。刘邦召见项伯,以兄礼对待,并以联姻的承诺,请求项伯向项羽求情。项伯回到项羽军中,向项羽表达刘邦的善意,并建议项羽亦以礼相待。项羽承诺依从项伯的建议。
  刘邦第二天率领百多名骑兵会见项羽。双方于鸿门会面。
  刘邦对项羽称,自己得入关中实属侥幸,但有“小人”从中挑拨,使两人之间产生误会。项羽回应道:“是曹无伤派人向我说有这种事,否则我也不会来这里”。他随即邀请刘邦参加宴会。
  宴会开始时,项羽和项伯面东而坐、范增向南而坐。刘邦坐在范增的对面,张良则在项羽对面。
  范增不时向项羽打眼色,举起自己的玉佩3次,示意项羽尽快行动。项羽不发一言,未有理会。范增于是传召项羽堂弟项庄,吩咐他在席上舞剑,乘机刺杀刘邦。项庄进入酒席之中,向项羽请求准许他舞剑为乐,并在项羽同意后立即拔剑起舞。
  项伯亦随即拔剑挥舞,并以身体阻挡项庄,使其无法攻击刘邦。张良立刻离开酒席,并通报在军门外的刘邦部将樊哙。
  樊哙带着剑和盾强行闯入酒席,向项羽怒目而视(“头发上指,目眦尽裂”)。项羽询问了樊哙的姓名后,称赞他为“壮士”,并吩咐从人赏赐樊哙一卮酒,樊哙一饮而尽。项羽又赏赐一只猪前腿(彘肩),樊哙直接把猪腿放在盾牌上,用剑“切而啖之”。项羽问道:“壮士能复饮乎?”
  樊哙趁机向项羽指出:楚怀王曾下令“先进入关中的人便可做关中王”。刘邦虽然先入关中,但并未立刻自立为王,而是退军等待项羽到来。他认为项羽是有意杀死刘邦,要求项羽打消这个念头。项羽未有回应樊哙,只吩咐他就坐。
  刘邦称要上厕所,和樊哙一同离席。不久项羽派陈平召唤刘邦。刘邦认为应该先辞行,樊哙反对,认为现时的情况是“人为刀俎,我为鱼肉”,不能再拖延时间,且言“大行不顾细谨,大礼不辞小让”。结果刘邦和樊哙带同夏侯婴、靳强和纪信等将领一同逃走。逃走前,刘邦吩咐张良把带来的一对白璧送给项羽、一对玉斗送给范增。
  张良回到席上,献上礼物,并代刘邦向项羽赔罪。项羽收下了璧玉,放在桌上;范增勃然大怒拔剑撞破了玉斗,明斥项庄暗骂项羽:“这小子不足以商量大事,夺项王天下的人,一定是沛公啊,我们这些人如今要成他的俘虏了。”
  中途病死
  公元前204年初,楚军数次切断汉军粮道,刘邦被困荥阳(今河南省荥阳市),于是向项羽请和。项羽打算同意,范增说:“汉军容易对付了,如果现在放了他们,将来一定后悔。”于是项羽与范增急攻荥阳。刘邦的谋臣陈平抓住了项羽多疑、自大的特点,利用反间计。离间了项羽同范增的君臣关系。项羽的使者来了,刘邦叫人准备丰盛筵席,捧着佳肴正要进献,细看使者,故意假装惊讶地说:“我以为是亚父的使者,想不到竟是项王的使者。”便更换佳肴,改以粗食供项羽的使者吃。使者回来报告项羽,项羽就怀疑范增与汉有私情,渐渐夺去范增权柄。
  范增大怒,说“:天下事大局已定,君王好自为之。请赐给我这把老骨头回归故里吧。”项羽允许范增辞归。范增启程,未到彭城,背上生毒疮发作而死。
 
项羽范增
  《史记·高祖本纪》、《史记·项羽本纪》载:刘项大战期间,刘邦驻扎在荥阳时,势弱粮乏,心中恐慌,就向项羽求和,提出的条件是把荥阳以西的地盘划归刘邦。项王打算接受。范增说:“如果现在把汉军放走而不征服它,以后一定会后悔的!”于是更加强了对荥阳的包围。
  万般无奈之下,刘邦用了陈平的计策,给了陈平黄金四万斤,用以离间项羽和范增君臣之间的关系。一个荒诞的故事是:项羽的使者到了刘营,刘邦让人准备了特别丰盛的酒筵,端过来刚要摆上,一见使者又装作惊愕的样子说:“以为是亚父的使者,没想到却是项王的使者。”马上把酒筵撤回,拿来粗劣的饭食给项王使者吃。使者回去向项王报告,项王竟真的怀疑范增和刘邦有私情,就渐渐把他的权力剥夺了。范增一怒之下告老还乡,项羽也不挽留。由此两人分手,范增因病而亡。
 
范增与张良
  论兵法奇谋,范增比张良厉害。张良的每一步都能被范增看破。而张良很难看破范增,有时候就算看破了也无可奈何,可见范增的战术运用。但在为人处世方面,张良比范增厉害的多。张良比历史上很多大人物都厉害。张良是为数不多的能够功成身退的人。这一点,乐投letou国际米兰只有除了鬼谷子,袁天罡这两个半吊子,还有宋太祖的杯酒释兵权。之外就一个张良和刘基。这两个人在历史上完全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。
 
范增怎么死的
  范增是项羽的亚父,投靠了项羽的叔叔项梁,便开始辅佐相遇,夺得天下,是项羽的重要谋士。
  刘邦采用了陈平的计策,离间疏远楚国君臣。项羽怀疑范增和汉国私下勾结,渐渐剥夺他的权力。范增大怒,说:“天下大事已经大致确定了,君王自己处理吧。希望能让我告老还乡。”回乡时,还没到彭城,就因背上痈疽发作而死。
 
历史评价
  刘邦:“项羽有一范增而不能用,此其所以为我擒也。”
  陈平:“彼项王骨鲠之臣亚父、钟离眛、龙且、周殷之属,不过数人耳。”
  蒋济:“项羽若听范增之策,则平步取天下也。”
  周昙:“智士宁为暗主谟,范公曾不读兵书。 平生心力为谁尽,一事无成空背疽。”
  苏轼:“增始劝项梁立义帝,诸侯以此服从。中道而弑之,非增之意也。夫岂独非其意,将必力争而不听也。不用其言,而杀其所立,羽之疑增必自此始矣。方羽杀卿子冠军,增与羽比肩而事义帝,君臣之分未定也。为增计者,力能诛羽则诛之,不能则去之,岂不毅然大丈夫也哉?增年七十,合则留,不合即去,不以此时明去就之分,而欲依羽以成功名,陋矣!虽然,增,高帝之所畏也;增不去,项羽不亡。亦人杰也哉!”
  王安石:“中原秦鹿待新羁,力战纷纷此一时。有道吊民天即助,不知何用牧羊儿。”“鄛人七十漫多奇,为汉敺民了不知。谁合军中称亚父,直须推让外黄儿。”
  田德秀:“夫忠而识暗,不能择有道之主,当代无以建其功。昔范增为项楚画计,虽怒撞玉斗,未免为彭城之废人矣。”
  洪迈:“世谓范增为人杰,予以为不然。夷考平生,盖出战国纵横之余,见利而不知义者也。始劝项氏立怀王,及羽夺王之地,迁王于郴,已而弑之,增不能引君臣大谊,争之以死。怀王与诸将约,先入关中者王之,沛公既先定关中,则当如约,增乃劝羽杀之,又徒之蜀汉。羽之伐赵,杀上将宋义,增为末将,坐而视之。坑秦降卒,杀秦降王,烧秦宫室,增皆亲见之,未尝闻一言也。至于荥阳之役,身遭反间,然后发怒而去。呜呼,疏矣哉!东坡公论此事伟甚,犹未尽也。”
  陈郁:“范增为羽上客,岂不知羽残忍多忌,非人君之度,而从之与汉王争。至其言皆不用,乃曰:‘孺子不可与谋,夺天下者必沛公也。’其后疑间一行,竟以疽死。何觉之晚耶!不及一妇人远矣。”
  徐钧:“项王暴不减强秦,一语箴规总未闻。白首尚嫌君不忍,料知增更忍于君。”
  张耒:“君王不解据南阳,亚父徒夸计策长。毕竟亡秦安用楚,区区犹劝立怀王。”
  陈荐:“藏名羞立虎狼朝,乘鹤东依项籍豪。愤失兰图撞玉斗,不知天命与金刀。还家落日埋英气,回首浮云委旧劳。百步西连陵母冢,峨峨先识泰同山高。”
  王鸣盛:“六国亡久矣,起兵诛暴秦,不患无名,何必立楚后,制人者变为制于人。而怀王者公然主约。既约先入关者王之,而不使项羽入关,是明明不欲羽成功也。独不思己本牧羊儿,谁所立乎。既不能杀羽,而显与为难。且不但不使羽入关而已并,救赵亦仅使为次将。所使上将则妄人宋义也。羽即帐中斩其头如探囊取物。迨至羽屠咸阳杀子婴后怀王犹曰‘如约’。‘如约‘者,欲令沛公王关中也。兵在其颈,犹为大言,牧羊儿愚至此。范增谬计,既误项氏,亦误怀王。”
  汤鹏:是故燕惠王有乐毅而不能用,楚怀王有屈平而不能用,项羽有范增而不能用,汉文有贾谊而不能用,唐德宗有陆贽而不能用,宋神宗有苏轼而不能用,此左右谮愬之罪也,此乾坤憾事也。
  顾嗣立:“七十衰翁两鬓霜,西来一笑火咸阳。平生奇计无他事,只劝鸿门杀汉王。”
  蔡东藩:“夫范增事项数年,于项王之残暴不仁,未闻谏止,而且老犹恋栈,可去不去,安知非天之假手陈平,使之用谋毙增乎?鄛人之立祠致祭,实为无名,死而有知,恐亦愧享庙食矣!”
分享
腾讯微博
QQ空间
QQ好友
新浪微博
博评网